• <table id="uuuu2"><table id="uuuu2"></table></table>
  • 首頁>>資訊中心>> 正文
    作家梁鴻:所謂真實感的匱乏是沒有一種內在的自我省察意識
    來源:財訊界 2021-11-23 14:56:08
    “文學不是要確定某一個真理,而是要試圖挖掘通往真理的多個路徑,最終消解那一“真理”,或使得它顯得可疑。”

    ——梁鴻

    作家梁鴻,因“梁莊三部曲”《出梁莊記》《中國在梁莊》《梁莊十年》描寫鄉土的非虛構作品被讀者熟知,此后又出版《神圣家族》《梁光正的光》《四象》等虛構作品,以兩種不同的方式共同回溯中國村莊真實個體命運的變遷。在家暴、歧視以及父權體系下掙扎的婦人,留守兒童的沉默與彷徨,農村家庭關系的破裂,農民養老、教育、醫療條件的缺失等等,無數個體的生命經驗,拼湊出了時代農村的縮影。

    9月16日,賈樟柯導演的電影紀錄片《一直游到海水變藍》中,她首次與當代作家賈凹、余華等主要要敘述者一同講述了1949年以來的鄉村記憶和中國往事。時間向前,在賈導最新上映的時代人物觀察記錄片《背后是中國·遇見1%》「透過篇」中,梁鴻更是表達了對時代真實感、文體邊界、鄉土寫作等問題突破的價值思考,以一種更全新的角度重新審視著時代秩序,回望并反思著時代價值體系。以下為梁鴻在節目中的思考實錄:

    01

    所謂真實感的匱乏

    是沒有一種內在的自我省察意識

    在一個飛速發展的全媒體時代,信息一浪接一浪地襲來,大家似乎可以同時接收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消息,人一天之內可能經歷了無數次情感的曲折變化,但最終真正保留于心能夠觸動、打動你的信息越來越少,我們對社會眾多事件內在的咀嚼與深刻思考的時間反而減少了。

    我認為,所謂真實感的匱乏,可能意味著人的許多感受被迅速遮蔽,感受折疊就像褶皺一樣存于我們的記憶深處。假若人們沒有發覺一種內在的自我省察意識,輕易便會被浮光掠影、碎片般的信息挾裹而走。在這個意義上,真實感并不是意味著消息閉塞,而是完全相反。當下,即便是在一個遙遠的山村里,只要擁有手機和互聯網,人們可以輕易了解到世界各個角落發生的事件。但這并不意味著你對于生活真實感受的增強。

    真實感的缺乏對文學寫作也有很深的影響,文學與生活之間是一個相依相存、相輔相成的關系。即便是寫科幻小說,寫一種完全虛構或像《西游記》那樣具有想象力的小說實際上其內在邏輯依然基于某種現實的東西。因而假如一個作家被飛速襲來的信息控制的話,他的作品也很容易陷入一種碎片化和浮躁之中。

    02

    文體并不是簡單的歸類

    作家應有超越邊界的延展意識

    有時候我們會發現,可能寫作初期的一些作品雖然琢,但反而更容易出經典,這便涉及到了經驗與規則的運用。我是一個比較愿意去探索文體邊界的人,喜歡看到當超越或者模糊邊界時,所產生的視覺效果。文體并不著重在被歸類于什么,我認為一個寫作者的腦子里當然會有文體。例如是小說或者是詩歌有一個基本的概念。但是寫作時,這個概念必定是潛藏于后的,它不應該成為一個約束表達的邊界。但如果我要寫成小說,所以一定不能超越小說邊界,不能這樣來使用情節,我覺得是不好的。

    一個寫作者,首先面對的是寫作對象、人物故事。那么尋找一個最為恰當的結構來表達,至于它是小說還是非虛構之類其實都不重要。但同時你也要遵循一些文體的基本元素。比如說非虛構的寫作,你的人物和故事都是真實的,但并不意味著沒有結構,沒有語言,我們仍然要找到一個最準確的語言來表達所看到的對象和場景,這對于一個寫作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個人而言,我是覺得文體不是用來束縛作家而是用來超越的。另一方面,我們內心是否還應該有一個基本界限感,這兩者并不矛盾,它是一個相輔相成、不斷扭結前行,既有界限感,但同時又有超越的意識的協作者的一種好的寫作。

    03

    在“規范化”面前

    我們應保持一種博弈的思辨狀態

    寫《四象》的時候,我自己知道讀者會認為這本書閱讀起來似乎挺難。但對我來說,最興奮的點在于我想讓地下的人也能夠發聲,這是我最大的寫作原點。寫作的結構故事都是圍繞這種聲音來表達。三個亡靈擁有不同的出身、年齡,他們會以怎樣的節奏旋律來表達、他們的社會看法、他們對其所在的黑暗世界的看法。這是我主要考慮的基點,而不是這種寫作是否符合規律。

    寫作者應該表達的自由,如果連這種自由都沒有,那么寫作的樂趣在哪里呢?對我而言,讓生者和死者之間有產生對話,是很有意思的。死亡并不意味著某種全然的消失,他仍然活在當下,就像過去永遠沒有消失一樣,這恰恰是一種生命的延續感。歷史的延續是每個人都生活在一種河流之中,現在他一定是活在過去,也可能是活在未來,不可能是一種斷然的狀態。

    我覺得在這個時代,學者是一個特別被規范化的存在,學術在我們這個時代被置換為向主流意識形態妥協的存在。某種東西一旦被規范化,你要超越這個界限,就變成一個不被別人認同的人。因為學術有學科的分工,社會學的、文學、歷史學,每個學科都是一個高高的墻,不能逾越。我覺得寫非虛構這十來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非虛構的寫作它似乎在逾越這個墻,歷史學的、社會學的、政治學的,我都可以拿過來為文學所用。我覺得語言是一個大統一、自由的存在。

    當你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去在一個學科之內寫作的時候,其實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在規則面前是妥協的。我覺得很多時候我們要敢于跟自己內心的某種常規知識系統有一種博弈的狀態。給予思維不被知識系統束縛的自由思辨。

    04

    思考新時代鄉土寫作

    與時俱進是一種繼承而非反叛

    作為一個算經過科班訓練的人,我們從魯迅的傳統,關于鄉村的傳統,一直到現在。比如說像莫言這一代作家也在寫鄉村。其實一方面我們要繼承前輩對鄉村的基本理解,比如:國民、啟蒙、農民聲音。從魯迅開始,農民成為作家寫作的重心,這都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呈現。

    但我覺得100年以后的寫作者,面對現代鄉村的農民其實應該有一種更全新的觀念,魯迅當年也是在他的角度找到了一個理解當時的農民的途徑。你不能寫出跟100年前魯迅完全一樣的鄉村。因為時代更迭下,農民的境遇也不同了,不能固守于魯迅那個時代,而應該思考當下時代農民是什么樣子?這是需要去思考、觀察、書寫的。

    我覺得在這個時代,我們要學魯迅勇于開拓、獨立思考的精神。這才是一種繼承,一種真正不斷發展的眼光,在這個意義上寫作,便是一種繼承,而非一種反叛。

    在《背后是中國·遇見1%》「透過篇」中梁鴻還與雕塑藝術家付小桐、舞蹈家??〗芤煌瑢r代秩序和內心價值進行思考,在不同的意義和空間敘述生命個體的遷徙與流轉、探索著生活內部的駁雜與豐沛,「透過」時代表象的浮躁與斑駁,遇見其內里更深刻的命題與價值思索。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關鍵詞: 內在 一種 在的
    版權及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聞報道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新聞報道網,轉載請注明"來源新聞報道網“。

    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新聞報道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台湾佬亚洲自偷自拍,国产真实乱子伦精品视,老医生按摩波多野结衣西瓜影院
  • <table id="uuuu2"><table id="uuuu2"></table></table>